经典案例

联系我们

名称:上海捷铭律师事务所
地址:上海市公平路18号5栋6楼
苏州市苏州大道东265号31楼H室
电话:(021)65153987;
          (0521)68058873

传真:(+8621)65153997
网址:www.jieminglawyer.com
邮箱:jieming@jieminglawyer.com
微信公众平台:捷铭律师
微信号:jieminglawyer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经典案例 » 常年法律顾问案例 » 利用第三方支付平台获取关联银行卡内钱款之行为定性

常年法律顾问案例

利用第三方支付平台获取关联银行卡内钱款之行为定性

发布时间:2020-10-20   点击率:37

【基本案情】

2017年3月至2018年5月期间,被告人卫某在被害人孙某不知情的情况下,猜配密码后使用孙某绑定QQ上的建设银行信用卡,通过QQ钱包、深圳财付通支付的方式多次进行手机充值、网上购物等日常消费,合计金额人民币(以下币种相同)7,700余元。

【裁判结果】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卫某违反国家金融法规,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冒用他人信用卡进行诈骗活动,诈骗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信用卡诈骗罪。卫某到案后能如实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有坦白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庭审中卫某能认罪认罚,可酌情从轻处罚。

据此,原审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一款第(三)项、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对卫某犯信用卡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二万元;责令卫某退赔被害人孙某经济损失七千七百元。

二审法院认为,上诉人卫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窃取公私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卫某到案后能如实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有坦白情节,依法可以从轻处罚;卫某亲属代为退赔了全部赃款,并且得到被害人孙某的谅解,依法可以酌情从轻处罚。但原判定性不当,应予纠正。二审检察机关关于定性的出庭意见依法有据,予以采纳。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三十六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作出判决如下:

一、撤销一审法院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即被告人卫某犯信用卡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万元;责令被告人卫某退赔被害人孙某经济损失人民币七千七百元。

二、上诉人卫某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

【裁判理由】

二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认定上诉人卫某的行为构成盗窃罪还是信用卡诈骗罪,应从行为人采取的主要手段和有无妨害信用卡管理秩序等关键点予以区分。盗窃罪通常采取秘密方法窃取财物,信用卡诈骗罪则是通过冒用他人信用卡等方式实施信用卡诈骗活动。

盗窃罪侵害的法益系被害人的财产权利,信用卡诈骗罪侵害的主要法益系信用卡管理秩序,次要法益才系被害人的财产权利。

本案中,上诉人卫某猜配QQ钱包等第三方支付平台的支付密码后,并未通过窃取等非法方式获取被害人的信用卡卡号、密码等信息资料,与信用卡诈骗罪中获取他人信用卡信息资料并使用有本质区别。

卫某只实施了猜配QQ钱包密码并输入这一行为,难以看出该行为对信用卡管理秩序的破坏。卫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通过猜配QQ钱包等第三方支付平台的支付密码后,秘密窃取被害人孙某绑定于该第三方支付平台的信用卡内的钱款,其行为构成盗窃罪,故依法对原判定性予以纠正,维持原判有期徒刑八个月的量刑。

【案件评析】

随着互联网金融的迅捷发展,人们的支付方式出现多样化,以支付宝、微信钱包、QQ钱包等为代表的新型支付方式下的侵财犯罪层出不穷。在司法实践中,对此类犯罪的定性存在较大争议,主要涉及盗窃罪、诈骗罪、信用卡诈骗罪三个罪名。利用第三方支付平台侵占他人财产的行为模式一般有两种:一是直接窃取第三方支付平台账户内的钱款,例如支付宝内存有的余额和微信钱包内的零钱等;二是窃取与第三方支付平台绑定的信用卡内的钱款。

本案行为人无论是主观故意还是客观行为,均没有表现出窃取信用卡并使用的特征。且行为人利用第三方支付平台,将绑定的信用卡内的钱款转移或者消费,在此情形下由于被害人绑定信用卡时已通过输入信用卡卡号和密码完成授权,这时信用卡的特征已不再明显。行为人输入第三方支付平台的支付密码,就是给了支付平台一个支付指令,支付平台随即发送相应的指令给银行,银行根据指令作出支付动作,以此完成钱款的转移。由此可见,行为人自始至终并未使用绑定的信用卡的信息资料,故不符合《妨害信用卡司法解释》第五条第二款

(三)项有关冒用他人信用卡之情形。

本案中,卫某猜配QQ钱包等第三方支付平台的支付密码后,并未通过窃取等非法方式获取被害人的信用卡卡号、密码等信息资料,与信用卡诈骗罪中获取他人信用卡信息资料并使用有本质区别,难以看出该行为对信用卡管理秩序的破坏。行为人转移第三方支付平台账户内的钱款与转移该平台绑定的信用卡内的钱款的行为方式没有区别,只是资金来源不同而已,都应当定盗窃罪。

综上所述,本案中,上诉人卫某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通过猜配QQ钱包等第三方支付平台的支付密码后,秘密窃取被害人孙某绑定于该第三方支付平台的信用卡内的钱款,该行为构成盗窃罪。原判认定卫某的行为构成信用卡诈骗罪定性不当,二审法院对此予以纠正是适当的。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一百九十六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进行信用卡诈骗活动,数额较大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五万元以上五十万元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一)使用伪造的信用卡,或者使用以虚假的身份证明骗领的信用卡的;

(二)使用作废的信用卡的;

(三)冒用他人信用卡的;

(四)恶意透支的。

前款所称恶意透支,是指持卡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超过规定限额或者规定期限透支,并且经发卡银行催收后仍不归还的行为。

盗窃信用卡并使用的,依照本法第二百六十四条的规定定罪处罚。

第二百六十四条

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或者多次盗窃、入户盗窃、携带凶器盗窃、扒窃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额巨大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额特别巨大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妨害信用卡管理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

第五条

使用伪造的信用卡、以虚假的身份证明骗领的信用卡、作废的信用卡或者冒用他人信用卡,进行信用卡诈骗活动,数额在5000元以上不满5万元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规定的“数额较大”;数额在5万元以上不满50万元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规定的“数额巨大”;数额在50万元以上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规定的“数额特别巨大”。

刑法第一百九十六条第一款第三项所称“冒用他人信用卡”,包括以下情形:

(一)拾得他人信用卡并使用的;

(二)骗取他人信用卡并使用的;

(三)窃取、收买、骗取或者以其他非法方式获取他人信用卡信息资料,并通过互联网、通讯终端等使用的;

(四)其他冒用他人信用卡的情形。

下一主题:网易公司限制平台直播梦幻西游,是否构成游戏垄断?
上一主题:如何约定违约金才能获得法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