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案例

联系我们

名称:上海捷铭律师事务所
地址:上海市公平路18号5栋6楼
苏州市苏州大道东265号31楼H室
电话:(021)65153987;
          (0521)68058873

传真:(+8621)65153997
网址:www.jieminglawyer.com
邮箱:jieming@jieminglawyer.com
微信公众平台:捷铭律师
微信号:jieminglawyer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经典案例 » 婚姻与继承法律案例 » 离婚经典案例简析

婚姻与继承法律案例

离婚经典案例简析

发布时间:2016-02-24   点击率:554

[案情简介]

沈某(化名)是某国有银行总行的职工,在A市工作。徐某(化名)是某国有银行某省分行的职工,在B市工作。

2002年,沈某利用工作便利办了一个借调手续,将徐某由B市借调到A市总行工作,为期两个月。在借调期间,二人开始了同居生活。徐某回到B市后,突发感冒,当时并不以为然,到医院打针吃药。谁知在后续的诊疗中,竟然被医生告知已经怀孕,并告诫她治疗感冒的相关药物可能会对胎儿有影响。徐某手足无措,将相关消息告知了沈某,二人商量后,同意将胎儿打掉。考虑到双方尚未办理结婚手续,沈某与徐某二人选择了B市一家小医院做了流产手术。也正是这次手术的不彻底给徐某后来患上妇科疾病(可能导致不孕)留下了重大隐患。

2003年3月18日,沈某与徐某二人在A市办理了结婚手续。结婚后,双方仍然处于两地分居状态。长期的两地分居显然让沈某无法满意,2003年年底,沈某提出如果徐某还不到A市共同生活,他只能选择离婚。徐某无奈,只得选择辞职,来到A市找工作。在沈某的帮助下,徐某很快找到了一家外资银行上班。

2002年初,沈某就获得了单位福利购房的机会,购买了一处90平方米的住房。该房的首付款由单位支付,银行按揭则由单位从沈某工资中按月扣除。条件是沈某需在单位工作满15年,否则就不能享受单位的购房福利待遇,在这15年中,房屋产权登记在单位名下。

2006年,沈某又看上了另一处140平米的住房,和徐某商量后,二人决定购买。因徐某为独生子女,故徐某的父母将沈某视为自己的儿子看待,二老在得知女儿女婿想买新房缺钱时,便决定拿出毕生积蓄50万元,给他们作为买房的首付款。2006年11月,二人办理了购房手续,首付款70万元,余款办理了银行按揭,二十年还清,贷款人为沈某和徐某,而产权证登记在徐某名下。

2007年,双方父母均搬到了A市居住。因双方父母的性格差异较大,家庭生活中总是纠纷不断,沈某也有时对徐某施以暴力。2007年底,双方的矛盾无以复加,终于爆发,沈某和徐某各自带着各自的父母分开居住。

感觉到二人的感情即将出现危机,徐某的父母提出要将自己借给沈某夫妇的50万元购房款作一个公证。迫于压力,沈某同意公证,公证协议的内容为:徐某父母的50万元系其对徐某的个人赠与;140平米的房屋为沈某与徐某共有,其中沈某占产权的25%,徐某占房屋产权的75%;该房屋的未偿贷款为双方的共同债务,直至贷款全部偿清;本协议仅对上述财产的归属进行约定。

公证的办理使得双方的感情雪上加霜,因受多年妇科疾病的困扰和家庭暴力的影响,徐某自2002年后一直未能怀孕,至2008年初时,所患病症加深,经专家诊断,将来还有可能丧失生育能力。此时,沈某已经婚姻彻底失去了信心,开始采用骚扰、恐吓甚至暴力的方式迫使徐某同意协议离婚,协议离婚的条件为徐某拿出80万元给他,140平米的房屋归徐某,双方婚姻关系解除。因条件苛刻,徐某及其父母坚决不予同意。双方矛盾进一步激化。协议期间,沈某将自己工资卡的10万元通过转帐的方式转移到了自己母亲张某名下。

2008年6月,沈某向A市某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离婚,要求法院认定140平米的房屋为夫妻双方的共同财产进行平均分割。

另外,沈某的月工资为16000元,徐某的月工资为6000元。双方单位均为所属员工办理了完善的社会保险和住房公积金手续。

[法庭审理]

在本案庭审过程中,双方律师就各自主张的事实进行了举证和质证,并就以下焦点问题进行了辩论。

1、面积为90平米房屋是否属于沈某的婚前个人财产?

2、夫妻婚内财产约定书是否有效?公证程序是否存在瑕疵?

3、夫妻婚内财产约定书生效后,双方的工资收入是否仍为夫妻共同财产?

4、沈某的行为是否构成家庭暴力?

5、沈某私自转移10万元存款的行为是否构成隐匿夫妻共同财产?

6、两套房产的房屋现值?(后因双方无法达成一致,申请评估公司进行评估,以评估价值为准)

最终本案判决结果:

本案经过三次开庭审理后,于2009年3月由A市某区法院宣判。

1、双方离婚;

2、面积为90平米房屋为沈某婚前个人财产,但婚后还贷为夫妻共同财产,予以平均分割;

3、双方签定的夫妻婚内财产约定有效,面积为140平米房屋为夫妻共有财产,即沈某占产权的25%,徐某占产权的75%,房屋归徐某所有,徐某按评估现值支付相应价款给沈某;该房屋尚未还清的房贷为夫妻共同债务,由双方共同承担;

4、婚内购买的家具家电依实物平均分割;

5、双方婚内的住房公积金和养老金平均分割;

6、沈某转移的10万元为夫妻共同财产,予以平均分割;

7、沈某对徐某的身体侵害行为构成家庭暴力,法庭对沈某的行为予以训诫;但徐某将来不能怀孕的证据不足,支持其物质损害赔偿请求,但对其精神损害赔偿请求不予支持

[律师评议]

一、关于是否离婚。

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是进行夫妻共同财产分割和过错赔偿的前提,而夫妻感情是否确已破裂需由原告举证。在本案中,需要沈某举证证明与徐某的夫妻感情确已破裂。所谓“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即是说双方的婚姻现状是否存在符合《婚姻法》第三十二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若干具体意见》规定的情形。如符合,则人民法院可以认定为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如原告方举证不能或证据尚不足以认定双方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对方又坚持不离婚的情况下,人民法院一般均不会判离婚。如原告方坚持离婚,可在一审判决生效六个月后再行向人民法院起诉离婚。因此,本案中徐某是否同意离婚的态度将会直接影响本案的走向。

二、关于夫妻共同财产的分割。

在徐某同意离婚的情况下,夫妻共同财产的分割将是本案的重中之重,这也是当事人双方的最大分歧所在。沈某认为,面积为90平米的房产产权登记在单位名下,是单位财产,不属于分割范围;面积为140平米的房产是夫妻共同财产,针对该房产的公证无效,应平均分割,尚未还清的房贷应由离婚后实际获得该房产的人继续偿还;另外,沈某认为,自己的工资高,徐某的工资低,刚来A市的那段时间徐某还没有工作,房屋装修和家具家电基本上是利用自己的工资所购买。而徐某则认为,面积为90平米的房产虽是沈某婚前签合同,但是婚后共同还贷,产权虽然登记在单位名下,但实际的购买人却是沈某,应当按现有价值平均分割;面积为140平米的房产应按公证协议分割,该房产房贷由双方共同分担;双方的养老保险和住房公积金应平均分割;沈某私自转移的10万元应平均分割;双方婚内购置的家具家电应平均分割。

这里面主要涉及两个问题,即哪些财产属于夫妻共同财产?这些夫妻共同财产又是如何进行分割?一般而言,在没有夫妻婚内财产约定书约定的情况下,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或双方获得的财产均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在婚前获得的财产属于婚前个人财产。本案中:

1、面积为90平米的房产系沈某婚前签合同并支付首付款,婚后支付房贷,该财产性质应视为沈某的婚前个人财产,虽然当前房屋登记在单位名下,但过户手续仅一个程序问题,并不妨碍沈某就是该房屋的实际产权人。沈某与徐某结婚后,沈某的工资即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其利用工资为面积为90平米房产支付房贷的行为实质上是利用夫妻共同财产在偿还沈某的婚前个人债务,因此,该房产的婚后偿贷部分应视为夫妻共同财产,应当予以分割。

2、面积为140平米的房产系沈某与徐某夫妇婚后购买,其中徐某父母支付的50万元首付款应被视为他们对徐某夫妇的共同赠与,房产为夫妻共同所有,房贷亦为夫妻的共同债务。但在双方签定夫妻婚内财产约定书后,该房产的性质变为夫妻共有财产,按比例共有,即徐某占产权的75%,沈某占产权的25%。该房产的房贷依约定,仍为夫妻共同债务,由双方共同偿还。

3、双方婚内购置的家具家电、双方婚内的住房公积金养老金、以及沈某婚内转移到其母的存款均为夫妻共同财产,均应平均分割。而且,依据沈某转移夫妻共同财产的情节,可以要求法院对该财产少分或者不分。

三、关于过错赔偿。

徐某认为,在日常的生活中沈某屡对徐某施以家庭暴力,以至于使其患上严重的妇科疾病,并有可能导致将来不孕,应该承担精神损害赔偿责任。沈某则对这一指认予以否认,认为家庭生活中小打小闹很正常的事情,并非是家庭暴力;徐某患上妇科疾病是夫妻生活中双方所致,并非为自己一方所为;徐某将来是否能够怀孕,当前并无证据证明。

刘律师认为,依据《婚姻法》第四十六条的规定,有重婚、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家庭暴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情形之一的,无过错方有权请求过错方承担损害赔偿责任。本案中,沈某的行为是否构成家庭暴力需要徐某来举证,如沈某的行为构成家庭暴力,徐某则有权对沈某提出损害赔偿的请求,这种损害即可以物质损害也可以是精神损害。对于造成损害结果的相关事实,也需要受害方提供证据加以证明。物质损害赔偿一般会依据受害人遭受的实际损失予以赔偿,而精神损害赔偿的数额一般由法院根据损害的性质、严重程度等酌情而定。

下一主题:A与B探视权纠纷案
上一主题:姐姐擅自安葬父母骨灰 弟弟讨要精神损害抚慰 法院判姐姐赔偿5000元